6oneeeeeeeeeeeeeee

名字是六一(没有儿童节)

过激雷安
金凯 瑞嘉 童话组。

目标是写出不ooc的傻白甜(x

今天也非常非常非常希望雷狮和安迷修结婚!!

杀天paro,在纪司太太和原作的设定下的瞎脑啦......ray黑了之后想方设法要放倒zack,zack在浴室里被电那段。
吹雷向,安哥ooc

-
“啊啊,不愧是雷狮,这种程度的电流都能毫发无伤,真厉害啊。”

天......这家伙是躲在哪了?!

雷狮猛地拧过头,映入眼帘的毫无疑问还是那张死人脸,只是比起之前更死了几分。

安迷修用浑浊的湖绿眸子快速扫了雷狮一遍,自言自语说了什么,声音如蚊子叫声一般细小戳得他内心烦躁。

安迷修向后退了几步,拉开门跑了出去。

“啧......!”

电流传遍全身的感觉还余下一点,流过他的心脏产生热效应,温度急速上升,成功点燃了鲜少被激起的怒意。

“很好,骑士道白痴。”

雷狮狠狠甩了甩紧握着镰刀的手,将触电的战栗悉数抛尽。墙壁被镰刀砸出裂痕,仿佛有什么从里面滋生不断扩散,无情碾压过清新的空气唯留压抑。

“你很好。”

他咬着牙,低沉的嗓音回荡在狭小的浴室中。

似那挣脱了锁链的雄狮,无法忍受暴怒嘶吼出声,天下生灵无不为之一颤。

“等本大爷揪住你——”

他一字一顿地

“这账得一笔一笔算回来。”

纪司太太的杀戮天使paro的脑洞...

zack被电椅电那一段
换成zack雷
雷狮:“我操,浑身充满了力量。”
安迷修:“......”
凯莉:“......????”

雷安/不来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吗?

*学生雷x创文办组长安

*全是有病的冷笑话

*很不走心+ooc有

*最近学校创文创疯了瞎脑脑x

*可以的话start——!↓

(1)

雷狮表示最近过得不太平。

啥啥辣鸡创文办选中他们学校来检查,学校急忙整顿,表面装逼如风实质鸡犬不宁。

最后他仔细思考了半晌得出一个结论:关他屁事。

(2)

“把头巾摘了。”

“我不。”

“把校服穿上。”

“我不。”

班主任气得一巴掌抡过去,雷狮意思意思跟他击了个掌。

(3)

班主任:你说你咋不上天入地日神仙呢。

(4)

班主任痛心疾首:“你这个样子创文还不得失败?”

“老师,”雷狮格外严肃,“咱这都创六年了,成功过吗?”

“住嘴。”

(5)

怼完一波老师雷狮心情大好,双手揣裤袋里,哼着歌往宿舍走,倒不显吊儿郎当,还颇有几分帅死人的气质。

他目光朝天跑,没有分毫杂质的蓝天白云映在眼里。

“对不起……!”

完全没看路和谁撞上了,雷狮回神一瞥那人。

哇,蓝天白云。

(6)

这一撞大概是撞出了雷霆闪电,劈得他整个人dokidoki。

(7)

“老三,”雷狮宛如从少女漫中走出来的忧郁少男,“我……可能恋爱了。”

银爵惊到变白:“天,奇迹,哪家姑娘这么牛逼。”

雷狮一本书甩他脸上:“不是姑娘,男的。”

银爵更惊:“你是真的雷狮吧?不是假冒的?”

雷狮:“我们需要谈谈。”

(8)

“他声音超好听。”

“头发超好看。”

“脸超级好看。”

“哦,眼睛也超级好看。”

银爵:“停,你语文没白学吧。”

(9)

雷狮:“不是,他好像穿的咱学校校服,原来我们学校还有这号人吗?”

银爵:“怎么?”

雷狮:“这么好看的人我居然没早点发现?!扇自己一耳光。”

银爵:“别,别伤害自己。”

银爵:“我帮你。”

(10)

“我要追他。”

雷狮说。

(11)

银爵:“你还记得老师描述创文办的不。”

雷狮:“记个屁,他说过?”

银爵:“……”

银爵:“他说这年头创文办的人绝有病,可能会装成学生的样子混进来当卧底。”

雷狮:“哦,然后呢。”

(12)

银爵:“劝你收收恋爱脑,听你的话是副生面孔。说不定正好给你碰上这茬破事了呢。”

雷狮:“你以为我脸跟你一样黑吗。”

银爵:“滚,滚出我的非洲大陆。”

(13)

这话雷狮还是听进了点的。

然后胆战心惊地决定追人。

(14)

雷狮再次和他的梦中情人相见是在一节体育课上。

他拍着篮球,看见那人慢悠悠地走过来,一个手滑球掉了。

雷狮心生激动,开口正要搭话,那人却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先他一步说——

(15)

他说,麻烦同学你背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16)

雷狮:“老三,我要日你妈。”

银爵:“你搞毛???”

“他他妈,”雷狮整个人带上了悲壮色彩,“真是创文办派来的卧底,还是个组长。”

(17)

银爵笑死了。

(18)

“他问我二十四个字,我鬼知道啥玩意。”

“他点点头要走,我脑子热拉住他了。”

“我问他你叫啥?”

“他说,问别人名字前先报下自己家门吧?”

“我就告诉他了。”

(19)

“他说,他叫安迷修。”

(20)

“人你还追吗?”银爵总算缓过来,问雷狮。

“追,追,创文办而已,爷还怕了?”

(21)

“我就是喜欢他。”

(22)

雷狮:“不就是二十四个字,一千字爷都背给你看。”

银爵:“等等啊,我去找下资料,看看能不能凑个一千字……”

雷狮:“你可停手吧。”

(23)

安迷修是创文办组长,负责到这学校检查的。

他有点头疼,雷狮这几天跟装过雷达似的,时不时就绕着他转。这也不算啥吧,那霸道的搭讪态度让他怀疑自己穿越到了什么言情小说里。

其实他对雷狮也有点印象,全校不穿校服还戴个头巾的就他一个,能没印象吗。

(24)

他秉着职业道德十分镇定地问,你二十四个字背出来没?

雷狮一听乐了,背的有如行云流水。

安迷修蛮意外的,不过能背下来是好事。他又问,你要不把头巾摘了,再穿穿校服?

雷狮不爽地啧一声,说你怎么跟学校那些傻逼玩意儿一个样。

(25)

第二天雷狮十分随意地套上了校服外套。

安迷修说你还是脱下吧,看着又热又糟心。

(26)

“我很不理解,我们这是要建立革命友谊?”安迷修问。

“不,”雷狮摇头,“我比较想和你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说人话。”

(27)

“我喜欢你。”

(28)

安迷修脸红了。

一言不合就表白,撩心了老雷。

(29)

“我、我们年龄相差比较大吧?”

“那又怎样?”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雷狮打断他,“我想和你谈恋爱。”

(30)

“……”

“我、我再想想吧。”

(31)

办公室里。

“听说有人追你?”格瑞刷了圈微信,空气实在太安静,他随口跟安迷修搭了句话。

安迷修瞬间黑下脸:“追个鬼,追着他打还差不多。”

格瑞:“蛤?”

(32)

“他——”

安迷修组织一下语言。

“他加我微信第一晚,就跟我说,”

“你朋友圈的都什么啊,大龄中二实时转播?比创文洗脑还好笑。”

“我说滚,你对骑士道一无所知。”

(33)

“我又觉得这太没说服力,就去翻他朋友圈,回来嘲笑他说,”

“你朋友圈的又是什么,中二毕业失败记录?比小学生日记还精彩。”

“他说我可去你的,你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就不知道拆别人船杆贼几把刺激。”

“我说你别闹,这根本不是海盗。”

(34)

“他说,呵,骑士,骑士。”

“你没有马。”

“滚出我的水上乐园。”

(35)

“我回他,呵,海盗,海盗。”

“你没有船。”

“滚出我的小马王国。”

(36)

“表象都是骗人的。”雷狮拿着手机打字,力度之大像要把手机屏幕摁碎。

“不是哥,你又干嘛了?”银爵问他。

“他居然侮辱我海盗头子的称号,”雷狮说,“我不要把压船夫人的位子给他了。”

银爵:“没人要的。”

(37)

雷狮:“亏我还给他备注成大宝贝,我要改掉。”

银爵:“求求你别搞笑吧,大宝贝改成宝贝你不如别改。”

(38)

格瑞:“所以?你们要分手?”

安迷修:“我们压根没在一起。”

格瑞:“……产生矛盾是正常的,多交流交流。”

安迷修:“我们没在一起,真没在一起。”

(39)

雷狮:“约架吗?”

安迷修:“……”

安迷修:“这太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了!!!”

安迷修:“约。”

(40)

雷狮:“不是,等等”

雷狮:“你回来”

雷狮:“我他妈打错了。”

(41)

雷狮:“不是约架,是约吗”

十分钟后。

雷狮:“喂”

十五分钟后。

雷狮:“傻骑士”

二十分钟后。

雷狮:“安迷修!!!!!”

(42)

雷狮一扔手机:“我完了,人生第一次约会得轰轰烈烈地过。”

银爵:“……我是不是该准备准备报下警?”

雷狮:“干架,别用看恐怖分子的眼神看着我谢谢你整个洲。”

(43)

银爵:“哥你别沮丧,不就是干架。”

银爵:“你们可以去床上干啊。”

雷狮秒来神了。

“妙,妙啊!”

“妙脆角!”

(44)

其实安迷修跑去看海绵宝宝了,据说是为了增进对海盗的了解。

不是很懂你们海盗,不是很懂雷狮的脑回路。他想。

完全不觉得自己选错了片。

(45)

雷狮也去增进对骑士的了解,于是他看了半天的堂吉诃德。

哦,好骑士,真是让人声泪俱下。

丝毫不觉得自己选错了书。

(46)

所以第二天约出来雷狮第一句话就是:

“虽然你是傻的,但爸爸爱你。”

(47)

然后打了起来。

(48)

雷狮扔他瓶水:“哥,咱这约会呢,脸红心跳点成不。”

安迷修接过喝口,偏头问:“咱这不脸红心跳吗?”

雷狮无言独上西楼。

那是干架干出来的啊。

咱能有点约会的情调不,成不。

(49)

安迷修:你觉得把约会说成约架的约会能有什么情调吗。

安迷修:不存在的。

(50)

晚上雷狮要回学校,他意思意思借着最后的时间和安迷修去解决晚餐。

他们就近找了家鱼旦粉店,雷狮是有点嫌弃的,安迷修说你不吃快滚。

雷狮呵一声,你叫我不吃就不吃,我不是很没面子,这面我就吃定了。

安迷修冷漠:吃你的大蛋糕去吧。

(51)

雷狮扒着他那碗牛腩面,目光一直放安迷修那边。

安迷修夹面的手一抖,有点不自在地道:“你好好吃面行吗。”

“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来挽救我奇妙的约会。”他这话说完,安迷修还以为他要开腔“哈哈哈哈哈”了,结果雷狮一筷子把他碗里的鱼旦顺走一个。

(52)

安迷修:“你要蹭吃直说谢谢。”

雷狮:“呸,蹭吃太难听,这是抢,抢,懂吗,是抢。”

(53)

雷狮一拍桌子:“不行,这鱼旦忒好吃了。”

安迷修看着他把服务员叫来。

“来碗鱼旦粉,只要鱼旦不要粉。”

(54)

“你能再有病点吗。”

“能的。”

(55)

安迷修放下筷子:“雷狮啊。”

雷狮:“咋?”

安迷修:“这鱼旦你全吃了吧。”

安迷修:“别盯着人服务员看了,他不会给你一碗没有粉的鱼旦粉的。”

(56)

雷狮端详了一下夹起来的鱼旦。

“安迷修。”

“干…——唔?!”

(57)

安迷修被他一鱼旦塞懵了。

他慢慢嚼了几口,鱼旦的余热一路传到耳根。

(58)

您雷大爷点的脸红心跳大概到货了呢。

雷狮:耶。

(59)

雷狮:“我觉得吧,以后我能跟别人说,你连鱼旦都不给我吃,还说爱我,假的。”

安迷修:“哦……”

雷狮:“所以你爱我是真的。”

安迷修:“嗯……等等???”

(60)

安迷修:“我不爱你谢谢。”

雷狮:“可是你给我吃鱼旦了。”

安迷修:“这不代表我……”

雷狮:“你说什么——?”

雷狮:“我听不见——”

安迷修:“……”

(61)

雷狮虽然很想和安迷修继续没完没了下去,可这时间不允许,安迷修更不允许,硬是把他哄回了学校。

背对着走了几步,雷狮回头,望着安迷修的背影,说了句什么。

天刮起了风。

(62)

安迷修以为风能把雷狮的话吹走的,事实上没有。

但他能装作听不见。

(63)

“你还要想多久?”

tbc.

想吃鱼旦粉了(bushi

雷安/My song.

*HB to 安迷修

*现代趴大学生!!!特别有音乐天赋的雷x声音特好听的安

*对大学和音乐都不太了解有bug注意!!!

*可能ooc!!!

*可以的话start!!!↓

哪里都有那么些稀奇的事,就拿A大的某个宿舍来说吧。雷狮修音乐的,安迷修是修历史的,八竿子擦不着边,偏偏就被分到同一个宿舍还是肩并肩的两个上铺了。而且两人不打不相识,一打得打个天荒地老,什么价值观生活习惯兴趣爱好目标理想秒秒钟撕起来,要说安迷修是北极那雷狮就是南极,天天比哪边更冷那种,宛如小学生吵架。

舍友看他们互怼都看习惯了,觉得他们待一起不撕起来才稀奇。可没点稀奇的事这故事就讲不下去了。

下午这段时间他们宿舍最清静,基本上全去上课了。当然不是完全没人——安迷修的课全堆在上午,雷狮没课不去就算有也旷掉,于是最闹腾的两个人每一个下午都安安静静地在自己床上各干各的。你没看错,就是安安静静,各干各的。

雷狮解决完午饭就回寝室戴上耳机与世隔绝,沉浸在自己的音乐小世界里。安迷修往往比他迟一点回来,知道就算说话雷狮也听不见,所以懒得理他,爬回床上不知干什么。开始几次雷狮有侧头看安迷修,不是在午睡就是看书或者写他的论文,反正也就那些事,渐渐地他看都不看了。

下午,两个待在一起就安静不下来的人一起安安静静地待在宿舍里,使宿舍有了真正安静下来的氛围。

切入正题,整个宿舍只雷狮一个玩音乐的,在音乐这方面的才能被舍友所熟知,安迷修更熟知。

“雷狮,给张乐谱我看看。”一次安迷修闲着无聊,看着雷狮桌面上一堆的乐谱这么说道。

“别,我怕你在纸上下毒。”

“我去你的,我还怕你往上面抹毒陷害我呢。”

“你要拿拿那张——对,就那张。”

然后空气安静下来了,安迷修专注地看着那纸也不知看懂没看懂,雷狮盯他好一会儿都没反应。

“不是我说,你这看得懂么?”他率先打破了这迷之沉默却不尴尬的局面。

安迷修点点头:“初中时被送去学过点声乐知识,勉强能看懂。”说完他笑了:“旁边这充满了中二气息的填词是什么鬼,你初中没毕业吧。”

“我靠你就是来翻我黑历史嘲笑我的吧,我把你论文撕了信不信。”

“没我是真无聊,随便看看消遣消遣。你这是弃稿啊,明明还挺不......卧槽你快住手!!!放过论文它还是个孩子!!!”

紧接着是长达一个小时多的撕逼过程,就不详细写了。

现在雷狮陷入了瓶颈,间奏部分怎么改他都不满意,耳机播放的音乐是让人心觉宁静的纯音乐,他却完全无法随音乐一同平静下来反而愈加烦躁。

他伸手去抓枕头打算闭目养神一会儿,不小心把一只耳机扯了下来。

他想拿起那只耳机的手停在了半空。

有人在哼歌。

至于是谁在哼,在只有两个人的宿舍中还不明显吗。

这个调子雷狮熟悉。屁话,他自己写的谱哪能不熟悉。

雷狮快速拿起那只耳机,用手中的纸挡住耳朵,朝隔壁床瞥。

安迷修翻着历史书,毫无顾忌的哼着雷狮那张弃稿上的曲。

这还不算最让他震惊的,雷狮听到安迷修哼错了调,安迷修自己也意识到了,撑着头回忆了一会儿没想起来,便在枕头下面摸索,摸出张纸——以雷狮良好的视力他看清楚了是那张弃稿——心情挺不错地照着谱哼了下去。

我去,他还留着那张谱。

他心底浮起种异样的感觉,等不及他细想,一道歌声传入耳中,暂时夺取了大脑的思考权。

安迷修的声音比较谦和,给人种古代儒雅书生的感觉,但也不失阳刚之气。如果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那一定是阳光,暖暖的听着很舒服,或者薄荷,予人清新。

我去,他还把词唱了出来。

不是嫌词太中二吗,你这个样子就很不骑士道了。

安迷修继续唱着,雷狮静静地听着。

妈的安迷修,雷狮都开始怀疑那张弃稿是不是真的不差了,事实上声音加分更多,他清楚。

然后他埋怨起了安迷修,唱那么好听干嘛,以后互怼听着你声音都容易走神。好一个大阴谋,安迷修你这心机boy。

他不知道安迷修是什么时候停下的,他盯着手中的乐谱恍惚了一个下午,直到有其他舍友回来。

午后的时间依旧安静,只是多了一道时不时响起的歌声,少了只有雷狮能听到的耳机的音乐声。

某种情愫被阳光所沐浴,正悄悄地萌发。

fin.

感谢看到这里!!!

教师趴!三个段子——

第一次写雷安,怕是有ooc
假装雷总姓雷,安哥姓安
雷狮英语老师/班主任,安迷修数学老师/副班。这两一个教师宿舍的。因为比较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被拉进了班级群。是从现在就职的学校毕业的,高中开始两个人就是同学了

(1)
晚上将近十二点多,敬业的安仍在改作业,雷坐一旁玩手机
雷:“这群小子胆子也忒大了点,忘了咱俩还在班群里面?”
“咋了?”
“咯,组队打农药呢。”
“得了吧你刚不也在打,”安迷修顶着黑眼圈,“有点良心就别把你该改的作业甩我头上来了。”
“哟嗬,我这良心啊——特冰,零下五十七摄氏度呢,要不要感受一下?”
安迷修白他一眼。
然后雷狮打了一盘游戏,结束之后抬头发现安迷修头倒桌上睡着了。
雷狮心想这家伙也是挺辛苦的,便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盖他身上——醒醒那是不存在的,事实是这样↓
雷狮看他一会儿心说这傻逼睡着了还是一样傻逼走过去特用力地踹了一脚安迷修坐着的椅子把人给踹翻了。
“雷狮你有毛病吧!!!???”
“要睡滚床上睡去,明儿一大早起来我可没精力跑这来喊你起床。”雷狮不看他,专心致志在手机上打字。
「雷狮:你们安大老师困到不行还挑灯给你们改作业呢,你们好好的觉不睡就在这打游戏,过得太轻松了是吧,明天作业我看看翻个倍啊」

(2)
安:咱这算在一起了吗?
雷:那帮小兔崽子们都这么说了那就是呗
安: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吧???
雷:唉,你看他们也挺辛苦的,就作作样子圆了他们的梦吧
安:???我总感觉你在糊弄我
雷:行了行了敬爱的安老师,睡你的觉去,虽然我丝毫不介意看你讲着课睡着并友好地向校长举报
安:你讲着课睡着让我长长见识???

(3)
“两位老师约会去啊?”路过的男生吹着口哨调侃。
“对对对,约会呢,没留作业开心吧?”雷狮朝那学生摆摆手。
安迷修小声说了一句:“装模作样。”
“那真情实感?”雷狮笑。
“不可能。”安迷修一口回绝。
两人迎着夕阳并肩往校门方向走着,这场景给安迷修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想起来高中时似乎是有那么几次和雷狮一起出校门的情况。
那个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回家,一次偶然撞上雷狮,撕了一路,现在想起来感觉是两小学生在吵架。之后就经常能碰到雷狮了,一见面就开撕甚至打起来,回到家安迷修都感觉特不爽特烦这恶党,但托雷狮的福他觉得回家的路也没有那么无聊了。
...明明和银爵啊金啊更合得来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恶党一直在他身边啊,还要撕逼撕个天荒地老不成。
他暗暗瞪了雷狮一眼,这人双手撑着后脑,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着,目光也不知道飘哪去了。
和高中的时候没变多少嘛。
雷狮好像是察觉到什么,拧过头看安迷修,安迷修没反应过来,结果四目相对,无论怎样看来都很尴尬的一幕。
“干嘛?被本大爷的帅气迷住了?”
“想太多。”
两人默契地将视线移开。
“去以前路上那家店?你不是说想试试那个(总之是安哥喜欢的菜我就懒得想了)来着。”
雷狮看上去漫不经心地问。
安迷修有点诧异,没想到雷狮还记得这茬,说实话他自己都忘得差不多了。
或许是被即将消失的太阳迷了眼,安迷修心里神使鬼差地冒出个想法。
“成。”
他笑着答。
——反正真情实感不可能,那我就装模作样地装模作样吧。

感谢看到这里XD